• 网站首页
  • 爱的教育
  • 占星
  • 小语
  • 看世界
  • 爱生活
  • 好友好文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爱的教育
    孩子闹脾气,也要接纳情绪吗?
    发布者:渔舟唱晚   ‖  发布时间:2017-4-4 21:21:03  ‖  查看657次  ‖  


    孩子闹脾气总是各位新爸妈最头痛的时刻,我们应该做的就是积极帮助孩子调整情绪。但是具体帮助孩子的时候,为什么经常收效甚微呢?可能是因为以下一些误区。

    1、“有情绪”和“发脾气”是一回事吗?
    No!不是一回事。

    打个比方,“呼吸道感冒”和“咳嗽”是一回事吗?不是。前者是一种状况,后者是这种状况的外显表现。同样,“有情绪”是一种状态,而“发脾气”是行为表现,是表达情绪的方式。

    通常,我们会认为“有情绪”和“发脾气”是同一问题的两种不同的说法。正因为这个混淆,我们在处理情绪的过程中进退两难:既认同“接受情绪”的理念,又不可能接受无理取闹的行为。

    分清二者的区别非常重要,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基础概念:接受情绪≠纵容行为。例如,我们接受孩子生气的情绪,不意味着允许摔东西或打人的表达方式。有了这个区分,下一个问题就简单了。


    2、安抚情绪,就是要满足孩子的一切要求吗?
    No!绝对不是。

    对孩子有益的情绪调节手段,既不是允许他摔东西或打人,也不是立刻答应买玩具、吃零食,甚至不是马上说“好了好了,那就再下一盘棋吧,这次让你赢”。

    所有这些做法都有一个潜在的危险:让情绪越来越依赖于外部,而不是依靠内在的调节能力。
    可是不满足他,他就会有情绪呀?
    是的,得不到满足,就会本能地不高兴,而这正是我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之前的文章已经谈到:我们绝不是要躲避孩子“有情绪”的状况,而是要在孩子有情绪时,帮他恢复平静。
    这就像我们不可能、也不应该一直帮孩子躲避感冒,但在孩子得了感冒后,我们要有办法帮他康复。

    3、哭闹,算不算“不合理”的情绪表达方式?
    哭闹,实际上是由两个行为组成的:哭+闹。

    先讨论“闹”。“闹”也分为不同情况。
    一种情况是,“闹”的行为具有真实的破坏性,比如摔东西或打人。这时当然要及时阻止行为,但更重要的是在阻止行为的时候,我们的态度是什么:是觉得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还是“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会帮助你”?
    更多情况下,孩子只是在态度或言语上“闹”,比如他会说“讨厌你”、“打死你”,但这并不具有实质性的破坏。对孩子暂时的恶劣态度进行阻止甚至批评,不会对他有任何帮助,只会导致更强烈的对抗。
    有人会担心,假如不及时阻止恶劣态度,那终有一天会演变为真实行为。事实恰恰相反,真实行为之所以发生,都是因为情绪没有得到缓解,反而遭到各种说教和指责,最终被激化到失控的程度。

    当孩子态度恶劣、出言不逊,他其实是在说“我很不舒服”,因此我们最重要的回应是“镇定的关爱”——既认真关心、又不紧张焦虑,比如“是吗,这么生气呀”,“就是哈,真没想到”,“嗯,我知道,来抱抱好吗”,或者什么也不用说,只要认真地看着他并点点头。当然这对我们自己的要求很高,既不能慌,更不能被激怒。

    对于“哭”,已经有过很多讨论了。
    很多文化(包括西方文化)都从小教育人们“不要哭”、“不该哭”。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一个错误(尽管很难改正)——假如能哭得更多,那么我们自己制造的悲剧就会更少,因为:哭,是人类天然的、健康的、不具破坏性的释放情绪、进而恢复平静的自我调节方式。

    帮孩子调节情绪,最重要的就是要允许孩子哭。需要强调的是,除非情况特殊,否则不要让孩子一个人哭——允许孩子哭,并且平静而关爱地陪在他身边。

    4、我已经做到了接受情绪和陪伴,孩子为什么还是哭个不停?
    一个普遍的误解是:我们接受情绪,目的就是让孩子尽快“不哭了”。(这个......难道还应该是别的目的吗?)



    正确的认识是:接受情绪的目的,是让孩子更好地释放情绪;更好的释放之后,结果自然会“不哭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目的应该是让孩子安全地、安心地、痛痛快快地哭够,而不是尽快停下来。
    还用之前那个比喻:“有情绪”就好比得了感冒,“哭”就好比咳嗽。我们急于让孩子不哭,就好比盲目止咳。我们知道,有些药物只是单纯阻止了咳嗽,并没有从根本上治疗感冒。吃了止咳药,表面的咳嗽症状消失了,就以为感冒好了,这种误解是相当危险的。


    还有一些关于情绪调节的要点,由于篇幅有限,只能更加概括地描述一下:
    ◆ 调节情绪,并不是一下子把情绪关掉,而是让情绪的强度逐渐下降。再有效的手段,也都是“调节式旋钮”,而不是“切换式开关”。
    ◆ 与上一条同理,情绪在失控爆发之前,通常都有一个逐渐积累并加强的过程。假设情绪的爆发点是10,那么如果我们在情绪积累到5的时候就开始帮助调节,是否会更容易一些呢?
    因此我们应该更敏锐地察觉到孩子的情绪变化,尽量在爆发前及时提供帮助,而不是等到爆发后才不得不去救火。

    ◆调节情绪的方式中,肢体接触(拥抱、抚摸等)、目光、表情和语气的作用,要比语言大得多。过多使用语言,往往会事与愿违。

    ◆ 聚焦心情,而不要陷入具体事情的讨论(比如“究竟发生了什么”、“该怎么解决”等等)。
    这一点妈妈们可能更有感触:你抱怨一件事,其实是想表达某种心情,可LG的回应却是一套严密的逻辑分析(请相信,他是真心想帮你排忧解愁的)。

    ◆ 在孩子的负情绪基本平静下来之后,适当激发正情绪,比如用游戏引发笑声,会帮助孩子更快、更彻底地从情绪中复原。


    “怎样帮孩子调节情绪”这件事,恐怕很难写出电脑操作手册那样的说明书。因为是针对情绪,所以很大程度上靠的是“找感觉”。

    下面这个案例,是几段真实故事的组合(为了讨论方便),希望能和大家一起找找感觉。

    桃桃:“我要吃冰激凌。”

    妈妈:“你在咳嗽呢。等感冒好了就可以吃了。”

    “我不管!就要现在吃!”

    “不行,宝贝。”虽然不同意,但妈妈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讨厌!你是世界上最讨厌的妈妈!”

    “是够讨厌的,宝贝气死了。”妈妈的语气和表情十分真诚,毫无说笑之意。显然,在态度上,妈妈跟桃桃是一伙的。

    通常,孩子还会想办法再跟大人多磨几个回合,但只要大人自己的情绪不被牵动,事情本身又没有更复杂的背景的话,那么冲突就不会再升级了。这里为了进一步讨论,我们让孩子继续发脾气。

    桃桃气急了,抓起一件玩具要往地上摔。

    妈妈正好在旁边,及时把玩具抢过来,但并没有教训桃桃“生气也不能摔东西呀”,反而还更加关切:“这么生气呀,来,妈妈抱抱!”

    桃桃大吼:“走开!不要你抱!”紧接着开始嚎啕大哭。显然,桃桃此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妈妈的安慰。

    妈妈既平静又认真,拉过来一把椅子想坐在桃桃身边。

    “不要!出去!讨厌!”

    妈妈站起来后退了一步,但桃桃还是不依不饶:“出去!我叫你出去!”


    由于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妈妈并没有被激怒:“好的,宝贝,我在门口陪你。”随后退出房门,站在门外。(此处实在无力用语言描述妈妈眼神中“镇定的关爱”,请大家发挥想象吧。)


    关于“暂时撤后”
    ......此时不要强行接近孩子,你甚至需要暂时后退一步,给孩子一个安全的身体之间的距离。但是,不要让你的关爱也一起撤退,用你的眼神告诉孩子: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摘自《游戏力2》
    桃桃敞开嗓门大哭。1分钟后哭声渐小,妈妈凭经验觉得差不多了,试着慢慢走回去,在桃桃身边坐下,轻轻拉起她的小手。这次,桃桃没有拒绝。于是妈妈把桃桃抱过来。

    接下来不出所料,桃桃趴在妈妈怀里,开始第二轮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历数自己白天在幼儿园的遭遇,以及妈妈的各种“罪行”,比如:

    “每天你接我的时候,你知道我多高兴吗?知道我多想跟你玩儿吗?可是你,就顾着跟别的大人说话,从来都不好好陪我!”

    对于桃桃所说的,有些事妈妈早就知道,有些却是第一次听到。

    然而妈妈并没有急于追问任何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没有内疚地表示“是妈妈错了”,更没有为自己辩护伸冤,而只是一边轻轻抚摸着桃桃的后背,一边认真地听,偶尔地、恰到好处地重复这样一些回应:

    “是吗......啊,真的呀......就是的,太气人了......妈妈知道......妈妈抱抱......”

    就这样过了很久,桃桃渐渐放松下来,唠叨的内容也从“气人的事”过渡到“好笑的事”。

    这时妈妈突然想到了什么,认真地问:“刚才你说,有个妈妈答应第二天给她的宝贝买公主裙,可是第二天就忘了,而且第三天也忘了。记性也太差了吧,这是谁家妈妈呀?”

    桃桃笑着说:“是我妈妈。”

    “啊!你的......是我?哎,好吧,这可太糟糕了!”妈妈一脸沮丧,桃桃哈哈大笑。

    接着,妈妈不甘心地说:“虽然我记性差,但我可是揪尾巴的高手,你敢跟我比吗?”

    桃桃一下子跳起来,因为“揪尾巴”是她这几天最喜欢的游戏。

    接下来的过程就不细述了,总之妈妈一边虚张声势、自吹自擂,一边却笨手笨脚、连连失利。之后的十分钟充满了笑声,刚才残留在桃桃心中的任何阴沉,现在早就无影无踪了。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渔舟唱晚(yuzhouchangwan.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