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爱的教育
  • 占星
  • 小语
  • 看世界
  • 爱生活
  • 好友好文
  • 站内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占星
    在这“努力即正义”的世界,我就想好好虚度时光
    发布者:渔舟唱晚   ‖  发布时间:2017-3-9 21:57:24  ‖  查看620次  ‖  
    原创 2017-03-09 沙沙 若道

    作者/沙沙 ISAR认证占星师

    双鱼座,黄道上的最后一个星座,走过前十一个星座的旅程,我们到了生命轮回的终点。人生在世不过三万天,用这有限的时间,我们大都去追逐世俗的功名利禄,但这一切早已不是双鱼座执着的目标。

    凝望窗外的发呆,托腮沉思的白日梦,双鱼座用海王星的方式放下了尘世间纷繁的苦恼,教会我们要如何虚度那些美好时光。

    曾经的我们,堂而皇之地虚度时光。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仍然清楚地记得小时候那一个下雪的午后,我站在阳台上仰望天空,天空是纯粹的铅灰色,无遮无拦、无边无际,唯有数不尽的雪花闪烁着银色的光辉,纷纷扬扬地迎面扑来。雪不大,却很密,我完全忘了冷,就这样入迷地看着。看久了,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如雪片般轻盈,迎着飞舞的细雪,向着天空不断地往上升、往上升。那一刻,仿佛脱离了地心引力,也脱离了现实的一切束缚,进入了另一个充满自由和奇迹的时空。

    长大之后,再没有这样看过雪了。而回想童年的种种美好,我发现,童年之所以美好,并不是因为传说中的“无忧无虑”,而是因为,童年是我们一生中最没有正经事可干,可以堂而皇之地虚度时光的岁月。

    望着或晴或阴或雨的天空发呆。早晨醒来躺在床上望着窗帘上的图案发呆。在山坡上采野花野草,哼着歌,编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逗自己开心。那些被虚度的时光总是特别令人怀念,想象力如春天的草木一般恣意生长,内心的触觉也变得格外敏锐,哪怕是一丁点儿细微的美好,也可以被放大成格外动人的模样。

    而所谓虚度时光,并不是单纯地浪费时间,或任性拖延。我所说的“虚度时光”,是一种不以“有用”为导向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放下对功利性、对“有用之用”的偏执追求,把它们消融在对生命更深刻、更精微、也更宏大的面向的体验之中。因为灵魂自有超越于现实之上的意义和目的。如果要用占星的语言来解读,那么,这“无用之用”的大用,就是双鱼座教给我们的智慧。


    生命轮回的终点,你还在执着“有用”吗?

    双鱼座是黄道上的最后一个星座,也是生命之轮回的终点。当我们走过黄道上前十一个星座的旅程,我们已经拥有或体验了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所需的一切:一份赖以谋生的工作,也许还有值得骄傲的事业和社会声望;恋爱的喜悦,以及随之而来的痛苦;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以及关于家的责任和义务;还有财富、知识、兴趣、朋友……该有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甚至,在水瓶座的阶段,我们已经放下了对小我的执着,开始为全人类的愿景而考虑。那么,为什么还要再往前一步,走到双鱼座?为什么双鱼座才是那扇轮回之门的终点?

    因为双鱼座告诉我们,一切都会消失,就像每一滴水,都必将消融在浩瀚的海洋。双鱼座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被知识、逻辑或科学的道理所定义。因此,双鱼座懂得让自己变得柔软而且谦卑,像水一样去流动,去感受。在这样的状态下我们也许终究会发现,就像双鱼座常常感觉的那样,我们所感知的世界,也许只是意识的反映,或者一个梦。

    “双鱼座完全换了一个档,不是去观察世界,而是观察这个正在观察世界的心智。客观的宇宙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庞大的主观反应的网络。”斯蒂芬·福里斯特这样形容双鱼座。双鱼座迫使我们回到内在,走向意识的底层,去体验意识本身。而这一切,只有当放下对“有用之用”的执着,才可能发生。


    超越现实,建造艺术的理想国

    我非常喜欢的当代作家李娟,是一个生活在新疆的姑娘。在天高云阔的北疆,她常常躺在山坡上望向天空,望着望着就睡着了,有时还会不期然地被骤雨惊醒。在一篇叫做《在荒野中睡觉》的文章里,她写到大自然的变幻莫测:“这荒野真是不讲道理。但慢慢地,这荒野又会让你觉得自己曾努力去明白的那些道理也许才是真正没道理的。”双鱼座有时会带给我们幻灭感。尤其是,那些曾经以为牢固如钢筋水泥的理念,会在一种更宏大的力量面前如砂砾般崩塌、流逝,让人感觉到无可抗拒的虚无。但是,那样的瞬间,又何尝不是一扇新的意识之门开启的时刻呢?

    王小波也曾说:“假如人犯了错误,可以用别的方法来惩办,却不能令他不发呆。如不其然,会引起火灾。”其实不只是作家,每一个在艺术道路上探索的人,都需要海王星和双鱼座的力量,才能到达“比生活高一点点”的境界。海王星被称为“高八度的金星”,也是因为它具有无可比拟的敏感性,它永远不满足于现实,它想超越粗粝的现实,建造属于自己的理想国;它想抓住每一点每一滴的美,将其升华成梦幻、理想和艺术。如果没有那些被虚度的时光,人类大概一直会被困在大地上,而无法借用艺术的翅膀来飞翔。


    这个功利的世界,需服下双鱼式的解药

    曾经有一个来访者对我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垮我,但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开心。”他星图上那颗强大的土星,让他在长期的内在和外在压力下养成了“刀枪不入”的能力。

    他认真地规划每一天、每一分钟:上班时间尽职尽责自不用说,下班后的时间也都用来学习与专业有关的东西。为了让未来更有保障,他还花了大量时间去准备一份并非自己本专业的职业资质考试。他发现,自己生活中做的每一件事,都有一个实用的目的,没有什么事情是为了开心而做的。而渐渐地,他已经找不到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感觉轻松愉快。他似乎进入了一种彻底无感的状态:没有痛苦,也没有狂喜,只是背负着责任和焦虑,日复一日前行。

    其实,土星和海王星总是互为解药。逃避、拖延、空想、不切实际、缺乏边界感,这些海王星的病症需要土星来医治,而僵化、沉重、拘束、过于现实和功利,这些土星的病症也需要海王星的帮助。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土星、土元素过于沉重,那么你也许就需要一点双鱼式的虚度的时光。不需要内疚,也不需要焦虑,因为那都是缘于对“小我”的执着。不如允许自己像一滴水那样融于大海,因为,这也是生命的必经之路。

    去年我在澳大利亚旅行时,曾在凯恩斯海边的一间民宿小住,房间里摆着一块装饰用的木牌,是极清新的蓝绿色,上面写着:


    Life is at ease with an ocean breeze.


    经历了漫长的旅途来到这里,看到这样一句话,突然很受触动。是的,这样的海风,这样虚度时光的奢侈,只要一点点,就足以化解生命中太多的沉重。

    愿你也常常拥有,那些被虚度的好时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渔舟唱晚(yuzhouchangwan.com) 版权所有